动力煤:供需宽松 中长期维持下跌走势 [复制链接]

    autojiaoyi.com 发表于 2020-03-18 ・404 次阅读 文华研究报告 查看全部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春节以来,动力煤走出了一波高开低走的行情。节后北方港口库存走低,而产地则受到疫情影响,开工受限,期货价格一度冲高到580元/吨。但随着情绪因素的褪去,需求恢复速度弱于产地供给的现实得到印证,且由于长江内港及南方沿海港口的高库存抵消了北港的库存减量,实际供给并不紧张,期价随之步入下行通道,CCI5500指数已跌至556元,累计下跌20元。近期产地供不应求的状况逆转,北港库存快速回升,期货价格维持弱势运行,处于寻底阶段。不过,随着价格接近长协价底部,短期仍有支撑,动力煤近期企稳。


    一、疫情冲击国际煤炭市场,进口政策阶段性收紧


    从近期的疫情来看,全球性的扩散已经不可避免。尽管各国陆续出台了强有力的措施以刺激经济发展,却也反而印证了目前全球经济衰退的事实。西欧及日韩目前是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区域,也是除我国外,全球煤炭市场的主要进口地区;而主要的出口国澳洲、印尼和俄罗斯此次受疫情的影响暂不严重。因此,国际煤炭市场上,需求端受到的冲击更大,这也导致进口煤后市愈显悲观。


    国内进口煤政策近期有逐步收紧的态势,无论是进口配额或是异地报关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但笔者认为这个限制只是阶段性的。进口煤政策的调控旨在平抑动力煤价格,但目前的价格是处于绿色区间(500-570元)的中部,以进口调控来托底煤价的驱动并不充分。因此笔者认为,当前政策收紧主要是为了平滑全年的煤炭进口量,从而避免去年最后两月额度为零的情况发生。因此后期政策将会慢慢放宽。但若是后期动力煤价格继续下挫,下探绿色区间底部,则进口政策仍有全面收紧的可能。


    二、产地复产顺利,库存总量可观


    年后主产地煤矿生产一度停滞,但在电煤保供的政策要求下,煤矿复工进程加快。目前“三西”地区整体开工率已经恢复到八成以上,产量基本恢复正常水平。而由于近期需求转差,产地煤矿供大于求,库存快速积累,煤价均已拐头向下,甚至跌回节前水平。作为国家经济的重要支柱之一,煤炭行业承担着保障民生、提供就业的重要任务。这也就对整体的开工率有较高的要求。因此煤炭价格对于供给的调节弹性是较低的。随着近年行业投资额不断增长,优质产能陆续释放,预计2020年全年动力煤的供应仍将维持偏宽松的局面。


    运输及港口方面,受疫情影响,大秦线2月日均运量仅81.76万吨。近期发运好转,运量维持在百万吨水平,但较往年同期仍有不小的降幅。北方港口库存年后一度跌至历史低位,但其减量基本被下游长江内港及南方沿海港口的增量覆盖,总库存依然维持在中等偏高的水平。因此,北港低库存对于煤价的支撑,是一个边际减弱的过程。目前港口市场成交冷清,贸易商心态较差,报价持续走弱,贸易多以兑现长协为主,对于后市较为悲观。


    三、需求恢复缓慢,宏观背景下仍显悲观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电厂库存始终维持在较高水平,这也使得电厂面对煤企及贸易商时议价能力提升,抑制煤价的上涨。3月16日沿海六大电厂库存达1768.63万吨,日耗则仅为53.63万吨,恢复较为缓慢,目前下游达产率与电煤日耗均不及往年同期的80%。


    从实际情况来看,前期复工的多为第三产业,耗电量有限,而高耗能的工业则受制于工人到岗水平,资金到位程度等多重因素的制约,复工较为有限。3月下旬随着复工进程加快,电煤日耗有望回升到60万吨以上的水平,届时将边际改善高库存的压力。真正的耗煤旺季有望在今年夏季出现,一方面是由于季节性的终端消费增加;另一方面,迫于疫情过后经济发展的压力,今年或将减少迎峰度夏期间高耗能企业的减产比例。但从宏观来看,笔者认为,疫情扩散所带来的经济衰退是不可避免的,或将带动国内制造业走弱,旺季的煤耗高度相对有限。


    四、煤电利润长期受到挤压


    今年1月,原先的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已经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基准价按当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幅度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这也已经在目前的盘面及现货市场初步体现。


    受到疫情的影响,消费行业受到直接的冲击,损失最为惨重。而刺激消费的前提就是保障就业和企业的正常运行。近期各项针对中小企业利好措施出台,其中就包括将电力行业的一部分利润,让渡给下游的用电企业。国家发改委上月已经印发通知,明确2月1日至6月30日,降低除高耗能行业用户外的其他企业用户用电价格5%,实施支持性两部制电价政策。这也表明电厂的利润受到挤占,而这一压力必然会向上游传导至煤炭价格。因此,煤炭利润将长期受到挤压。


    五、动力煤长期走势维持偏空思路


    近期来看,期价触及年度长协价后,盘面存在支撑,投机性空头或暂时退出;而随着下游复工,电厂日耗继续回升,有望促成电厂阶段性补库,带动煤价企稳;另外,近期进口煤的政策有望维持,影响或逐步发酵。因此,尽管现货市场依然跌声一片,期价则有望率先止跌,或有阶段性的反弹,但反弹力度相对有限。


    长期来看,由于疫情全球扩散的影响,宏观经济承压,制造业悲观,电厂的终端需求恢复的高度有限,煤电市场将从需求增量转变为存量的市场;同时,供给偏宽松的预期依在。因此,笔者认为动力煤长期走势依然偏空。预计今年动力煤价格区间在530-570元/吨之间,波动重心则落于区间下沿。下半年不排除跌破支撑,试探绿色区间底部的可能。中枢550以上适合布局空单。


    不确定风险:进口煤政策持续收紧,工业生产超预期,产地重大安全事故及政策介入。


    作者简介:沈祺苇,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银行与金融专业硕士,现任国联期货研究发展部研究员,对钢材及动力煤的上下游产业链均有深入研究,能够灵活利用期货、期权工具,为客户提供专业的投资建议与套保方案。


    热帖

    全部评论/0 条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内容
    加入收藏 我要分享
    分享到论坛或者博客

    复制
    热门指标策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