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新冠”疫情对宏观经济和大类资产的影响 [复制链接]

    autojiaoyi.com 发表于 2020-02-11 ・1000 次阅读 文华研究报告 查看全部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2020开年,中国经济的天空飞来“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疫情对宏观经济会产生何种冲击?金融市场在大幅动荡后接下来如何演绎?投资者应如何稳妥应对?


    本文首先讨论大规模疫情对经济结构影响的一般机理;然后分情况讨论此次“新冠”疫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最后对大类资产的市场表现进行展望。


    一、大规模疫情对经济结构影响的一般机理


    一场大规模疫情从始至终,可以分为萌芽期、扩散期、爆发期、衰退期、消灭期等几个阶段。


    (一)短期影响——扩散期、爆发期、衰退期


    在扩散期、爆发期,乃至衰退期,为了控制、消灭疫情,各级政府会采取措施限制人口的流动和聚集,如“封城”、“封村”、“封路”、“居家隔离”。这将通过“对最终需求的扭曲效应”、“对中上游产业链的供给侧冲击效应”,从需求和供给两个方面对产业链产生直接冲击。


    1、大规模疫情对下游最终需求的扭曲效应


    (1)消费需求


    防护用品(口罩等)和相关药品的需求激增。餐饮、旅游、交通、住宿、线下娱乐等受益于人口流动和聚集的服务消费,将在限制措施下急剧萎缩;而线上娱乐、教育、办公等需求上升,食品饮料需求稳中略升。由于人们对公共交通出行心存防范,自驾车意愿上升,部分意愿可能在疫情衰退期及其后转化为汽车购买行为。


    (2)投资需求


    出行和聚集限制措施,导致居民对房地产的看房、买房行为受到抑制,房地产线下销售短期内遭到重大冲击,进而一定程度上抑制了房地产商的房地产开发投资需求。公共部门对基础设施的建设投资需求主要是与防控疫情直接相关的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得到提升,其余领域的投资与疫情的关联不太直接。疫情对房地产和基建投资主要是从供给侧的建筑业及其上游的开工率层面产生影响。


    企业的投资需求受经济预期和货币、财税政策的影响。如果企业预期疫情对经济产生较长时间的不利冲击,投资心态将趋于谨慎。如果宏观调控当局为了对冲经济的下行压力,出台更为宽松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对企业的投资意愿会形成刺激。最终,企业投资需求的增减取决于两方面力量的净效应。


    (3)出口需求


    国际市场可能对产自疫情来源国的食品等动植物产品、人员、乃至运输工具心存防范,疫情来源国相关产品和服务的出口受到冲击。


    如果WHO将疫情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这一标签可能引起国际市场对与疫情来源国进行贸易时更加谨慎,对该国的出口形成巨大的短期冲击。


    2、大规模疫情对中上游产业链的供给侧冲击效应


    政府针对人口集聚和流动所采取的控制措施,会导致各行业的开工率下降,尤其是疫情集中爆发的区域、劳动力空间密集型行业。


    疫情集中爆发区域的企业开工率下降,其他区域同行业的供给弹性将决定整个经济的供给量。如果供给弹性较大,总产量受影响不大;反之,总产量将受到较大影响。


    如果全国范围内的劳动力空间密集型行业开工率下降,回旋的余地较小,整个行业的产量受影响程度较大。


    (二)长期影响——消灭期及之后


    在疫情消灭之后,社会从疫情当中反思,并可能改变一些生活方式及生产方式,从而对经济结构产生长远的影响。


    例如,疫情可能会引发人们对于健康更为重视,进而引发饮食结构、体育锻炼、康养保健等方面的生活方式改变。再比如,疫情使得人们短期内更为依赖线上消费、线上办公,或许成为长期生活方式、工作方式转型升级的催化剂。疫情对于现代医疗体系乃至于现代社会治理体系提出了更紧迫的要求,从而成为医疗体系改革、社会治理体系改革的催化剂。这些变化,都意味着相关新产业、新业态的加速发展,旧产业、旧业态的加速转型升级。


    二、此次“新冠”疫情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展望


    此次“新冠”疫情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取决于疫情的发展态势及宏观经济政策的应对。


    (一)基准情境


    基准情境是,疫情在空间上未大规模扩散至湖北之外,在时间上于2月达到爆发期高峰,于3月份出现拐点,开始走向衰退期,并于夏季消灭;各主要贸易伙伴国未对旅行和贸易采取比当前更严厉的限制措施,WHO于3个月内撤销PHEIC。


    基准情境下,疫情对于经济的短期冲击集中于1月底春节假期的消费结构扭曲,以及2月份开工延迟。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为了确保完成经济目标,给下半年留出余地,预计最晚在疫情走向衰退期的3月份,宏观经济政策将进一步边际放松;从而使2季度经济增速显著高于1季度。


    (二)极端悲观情境


    极端悲观情境是,疫情在湖北之外大规模扩散,爆发 期延长、衰退期延后,夏季才得以消灭;WHO未能尽快撤销PHEIC,各主要贸易伙伴国对旅行和贸易采取更严厉的限制措施。


    在这样的极端悲观情境下,宏观经济将遭受严重的短期冲击:外需大幅萎缩、开工率大幅下降,进而导致内需的螺旋式萎缩。宏观经济政策受到开工率的压制,效果在短期内难以完全释放;经济增速在上半年走低。为了确保完成目标,在疫情进入衰退期后宏观经济政策可能大幅转向宽松,使经济增速在下半年明显高于上半年。


    (三)乐观情境


    乐观情境是,二次春运返工潮未导致疫情的进一步大规模扩散,2月上旬达到爆发高峰,医疗技术快速突破,疫情于2月内出现拐点,进入衰退期,且衰退速度较快,并于夏季消灭;WHO较快的撤销PHEIC。


    往年开工复工大量集中在元宵节后。目前,国家正在推动各地有序开工复工。正如国家发改委所说,“虽然复工复产可能出现大规模人员流动和聚集,存在疫情进一步扩散传播的潜在风险。但是,如果不复工复产,短期内将影响疫情防控所需的医疗物资供应,长期来看各类生活物资也面临短缺风险。这样的防控措施是不可持续的,也难以达到战胜疫情的目标”。


    乐观情境下,开工复工、二次春运,未导致疫情进一步大规模扩散。国家此时组织各地有序开工复工,疫情导致的开工延迟时间非常短暂,开工率上升很快,产业链受到冲击的时间较短。由于疫情较快得到控制,对外贸易未受到持续影响。整体而言,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冲击程度很轻。宏观政策无需对疫情做出过大反应,仍延续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基调。


    三、“新冠”疫情对大类资产市场表现的影响展望


    过去一周,随着疫情的变化,市场情绪逐渐乐观。目前来看,市场对经济受到轻微冲击、政策将进一步边际放松的预期进行了计价(price-in)。 节后国内金融市场开盘首日,A股几乎全线跌停,随后连续六天反弹,创业板完全收复失地、创出逾3年新高;国债期货开盘首日一度暴涨近2%,收盘涨幅收窄仍暴涨1.37%,此后继续在上影线范围内强势震荡;在岸人民币汇率开盘首日暴跌1.38%,此后震荡整理。


    短期来看,对于疫情的预期将继续主导市场走势;预期乐观,股反弹、债回调、汇率走强;预期恶化,股跌债涨,汇率走弱;预期的变化将导致市场剧烈波动。疫情不是特朗普的推特,不会说变就变;因此市场对疫情的预期不会频繁变化,市场大概也不会频繁动荡。但仍要保持对小概率事件的警惕,防范疫情超预期的风险。


    中期来看,疫情拐点也是市场拐点。当疫情拐点出现时,股市将重新确立上升通道,债市出现调整,人民币汇率走强。基准情境下,这一拐点在3月份;悲观情境下,拐点可能在4、5月份;乐观情境下,拐点在2月份。


    长期来看,疫情对经济和市场的冲击终将过去。维持2020年股市慢牛、债市震荡、人民币升值的判断。


    作者简介:张惠乾,金融硕士,经济学博士在读,弘业期货金融研究院宏观、外汇研究员,金融研究院宏观金融团队负责人;熟悉宏观经济理论、政策及大类资产配置

    热帖

    全部评论/0 条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内容
    加入收藏 我要分享
    分享到论坛或者博客

    复制
    热门指标策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