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反弹不足以改变趋势 或仍以下跌为主 [复制链接]

    autojiaoyi.com 发表于 2020-02-04 ・453 次阅读 文华研究报告 查看全部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一、武汉肺炎对油脂消费的影响


    截至2月3日国内新型肺炎累计确诊20438例,人数仍呈现上升态势,总人数已经超出2003年非典总人数。我们认为当前针对新型肺炎的隔离措施及发展态势对油脂的消费短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1、消费估算


    我国三大油脂里,豆油菜油几乎全部用于食用消费,棕榈油大约40%用于工业,60%用于食用。在油脂的终端消费中大约20%-30%是小包装市场,其余多数为中包装(餐饮业使用),当前的隔离措施使得人们外出就餐几率大幅度降低,多数人减少外出,居家消费;这种背景下小包装市场的消费可能会有所增加,而餐饮的消费会大幅度降低。


    我们做个假设,疫情持续到5月结束,小包装市场份额增至三到四成,餐饮业消费降到二到三成,总体油脂在疫情的消费较正常份额减少三到四成。加权折算后相当于全年消费减少20%左右。当然随着疫情得到较好控制,2月10日之后多数地区工作恢复,餐饮业的消费并不会完全消失,甚至可能会逐步好转,那么对油脂的消费提振可能导致全年消费减量缩减到10%左右。所以,悲观预计油脂全年消费可能减少20%,乐观预估消费减少5%-10%;最终下降比例可能还要关注疫情的发展情况而定。


    2、消费的节奏变化


    在目前疫情仍持续爆发阶段,油脂的消费会出现断崖式的下降,人们外出几率大幅降低,各大城市的隔离措施等将会导致在疫情持续阶段油脂消费下降三到四成。1月底2月中旬全国仍处于放假阶段,油脂的消费可能降到正常的五到六成左右比利。随后五六月份或七八月,疫情得到逐步控制并好转后,油脂消费有望逐步抬升,油脂的消费有可能恢复到七八成以上的比例。


    所以,疫情对油脂消费的影响,分为2个阶段,当前疫情发展期内,消费会短期出现断崖式下降;疫情随后得到控制后,人们外出几率增加,消费也会逐步恢复,这个过程可能持续三到五个月的时间,最终仍要关注疫情的发展情况。根据终南山院士的言论,疫情随后的10天到2周时间内回达到高峰期,所以2月份国内油脂的消费注定了会出现极大幅度的下降。


    二、供需格局的改变


    我国三大油脂2019年消费量大约2800万吨,如果我们乐观以10%的减量计算,那么2020年消费量大约减少280万吨。从目前USDA的数据看,国内大豆的进口和压榨可能与去年保持一直,或出现3%左右增速;也就是说豆油的供应不会因为国内油脂消费大减而出现变化,仍然是以压榨为前提的。豆油2020年的供应相比不会有明显的减量,保持较小的波动。菜籽和菜油与豆油类似,供应与压榨成正比,2020年相比去年不会出现明显的下降,这样油脂消费的下降只能通过棕榈油来控制,所以国内疫情造成的消费下降最终通过减少进口棕榈油来调节。


    2019年我国共计进口747万吨棕榈油,同比增加40%,若2020年在此基础上下降280万吨,则可能是467万吨。而过去5年我国棕榈油平均进口量为520万吨。


    如果油脂全年的减量主要发生在2-5月份,则月均70万吨,而过去5年我国月均棕榈油进口为46万吨,所以完全依靠减少棕榈油来重新达到供需平衡显然是不可能的,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棕榈油快速累库存,从而带动豆油和菜油的同步累库存。


    2019年棕榈油的进口大幅增加主要是因国内养殖存栏大幅下降,导致压榨被动下降,从而导致豆油供应同比下降近8%;菜油因国储库存拍卖结束,叠加中加关系恶化进口菜籽菜油减少,综合导致菜油供应同比下降近4%,而这些减少的全部通过棕榈油进口和消耗部分国内库存来缓解,从而导致棕榈油进口大增40%。


    马来印尼等主产国也在四季度开始步入季节性减产周期,尤其印尼因此前的干旱导致减产季节性产量严重低于预期。其中马来西亚12月产量创出近10年来最低水平,库存也同比大幅下降37%。


    所以过去一个月棕榈油上是供应国产量大幅下降,需求国需求大幅增加,库存持续大幅下降,从而带动了价格出现40%的涨幅。


    但由于国内新型肺炎的出现,国内需求短期断崖式下降,从而彻底改变这个预期,中国需求的大幅下降抵消了产量下降带来的供需紧张预期。


    5月份之后假如中国需求开始恢复,此时马来西亚和印尼的产量也开始步入增产周期,去年印尼干旱引发的减产也仅仅影响到3月份的产量,5月份之后产量也有望得到恢复。


    因此,我们认为2020年国内油脂的基本面将从2019年四季度极其紧张的格局过度到非常宽松的供需格局。本来应该在2、3月份供需最紧张的时间点随着中国新型肺炎的出现而变成了供需双弱,需求更弱的格局。


    20200204000256_0.jpg


    20200204000256_1.jpg


    20200204000256_2.jpg


    20200204000256_3.jpg


    三、价格的走势演变


    价格我们先通过对比2003年SARS非典时国内外相关品种的走势。


    棕榈油从2003年1月份的高点开始下跌,2003年3月份开始加速下跌,8月份跌到最低点,累计跌幅26%。


    CBOT大豆从2003年3月-5月持续上涨,涨幅13%;从5月份才开始下跌,到8月份下跌结束,累计跌幅20%;CBOT豆油与美豆走势相似,也是从5月份才开始下跌,1-5月份是上涨的。到8月份下跌结束,累计跌幅30%。


    马来西亚棕榈油价格走势


    20200204000256_4.jpg


    CBOT大豆价格走势


    20200204000256_5.jpg


    CBOT豆油价格走势


    20200204000256_6.jpg


    当然单纯的与2003年的对比意义并非很大,因为当前的经济形势和人均消费体量及油脂之间的份额都比2003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仍然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棕榈油在这个过程中表现最弱,也最开始下跌的。当前油脂供需格局的改变中棕榈油是最利空的,其次是豆油和菜油。


    回到当前的价格,由于基本面的变化,我们认为棕榈油可能最先回到此前上涨前的价格区间,马盘可能回到2300-2400的区间内;CBOT豆油则回到30美分之下。国内则可能重回5000-5200的区间。目前的市场价格离这个区间仍然有一定的空间,所以我们认为未来一段时间油脂仍然是下跌为主,期间的反弹仍不足以改变这个跌势。当然这里还有个不确定性的因素,就是国内新型肺炎的持续性和传染性,若能提前结束则油脂也有望提前见底,若加重则油脂超跌的可能性也是有的。这里有非常大的风险,建议密切关注疫情的发展。


    四、关注点


    1、疫情的持续性和各大城市的隔离措施的持续性。


    2、国内需求弱化的预期要依靠累库来证实,故关注棕榈油的累库过程。


    3、目前购买美豆及棕榈油的船期能否按时到港,这决定了短期供应压力是否会增大。


    4、节后油厂的复工情况。


    最后建议大家,注意身体,远离传染源。注意风险,当前的变数较大,不建议盲目操作。目前的下跌可能会在短期集中释放,虽然中长期看空,但期间的过程也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作者简介:许亮,东亚期货研发部农产品部经理,2006年从业。主要从事大豆、豆粕、油脂系列产品研究。曾在期货日报、和讯等媒体上发表相关品种专业文章。以基本面研究为主,辅以技术面研判品种中长期趋势。

    热帖

    全部评论/0 条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内容
    加入收藏 我要分享
    分享到论坛或者博客

    复制
    热门指标策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