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醇:进口缩量预期下,短期或偏强 [复制链接]

    autojiaoyi.com 发表于 2020-01-15 ・595 次阅读 文华研究报告 查看全部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2020年伊始,美伊事件加剧中东地缘局势动荡,市场对于伊朗甲醇出口的担忧推动甲醇价格大幅上涨。美伊冲突余波尚在,伊朗限气导致甲醇装置大面积停车的传闻令甲醇期货价格直冲涨停。展望后市,由于1-2月份为伊朗最冷的时间,停车预计将持续到3月份,叠加外盘仍有多套装置检修中,预计短期国内进口将大幅萎缩。考虑到国内甲醇装置复产和下游进入亏损状态对高价甲醇的抵触,短期甲醇期价虽仍有望上涨,但空间较为有限。


    国内甲醇装置复产,供应预期增加


    供应方面,1月份,国内西南和西北大部分天然气制甲醇装置存在复产预期,包括青海中浩60万吨,青海桂鲁80万吨,内蒙古博源100万吨,玖源50万吨,卡贝乐85万吨。另外,湖北地区新建50万吨/年,内蒙古新建90万吨/年、陕西新建60万吨/年两套甲醇装置目前基本已经稳定,宁夏宝丰二期220万吨甲醇装置计划于今年3月之前试车,内地供应压力或再度显现。


    虽然一季度存在春检预期,但由于2019年国内甲醇装置在下半年检修后,11月底因华北地区雾霾严重,河北、山西、山东部分甲醇装置也停车检修,叠加近期甲醇价格大幅上涨,甲醇企业生产利润回升,预计今年一季度国内甲醇春检力度或弱于往年。后期关注内蒙古荣信二期90万吨/年、兖矿榆林二期60万吨/年甲醇装置的提负情况。


    海外装置集中检修,伊朗停车影响更大


    自去年12月,国际甲醇装置陆续意外出现检修,马来西亚175+65万吨的甲醇装置率先出现问题,紧接着伊朗“麻将”165万吨/年、“ZPC” 180万吨/年等装置也意外检修,沙特一套165万吨/年及新西兰230万吨/年装置也曝出意外检修,同时美国OCI和南美装置也进行了例行检修。


    每年1-4月为国外甲醇装置的检修季,1月7日,位于卡塔尔Mesaieed 99万吨/年甲醇装置停车检修;马油2#172万吨装置预计停车至2月,1#70万吨装置也有检修计划;文莱BMC以及沙特Ar Razi在一季度均有检修计划;另外,美国USA natgasoline175万吨装置也在1月13日故障停车。


    伊朗原计划在1月11号开故障的zpc一条线175万吨和新装置busher165万吨。然而,冬季寒潮突然来袭导致天然气紧张,伊朗政府为保民生,已经全面暂停和减少伊朗天然气甲醇的原料供应,伊朗ZPC的两套共330万吨的装置继续停车检修中,重启时间待定;原计划于近期开车的Busher 165万吨装置也继续停车中。Marjan 165万吨装置,Kaveh 230万吨装置、FPC 100万吨装置和KPC 66万吨装置也将受到影响。伊朗共计停车产能是1100万,占伊朗甲醇总体产能80%左右。伊朗新建175万吨/年甲醇装置,原计划在1月底试车,在此情况下也将搁置。由于伊朗1月中旬至2月中旬是最冷的时候,若事件影响进一步扩大,伊朗工厂或将宣布不可抗力,暂停或者暂缓甲醇长协供应,对中东和亚洲甲醇供需格局都将有较大影响。


    伊朗问题使得进口出现缩量预期


    中东地区是我国最主要的进口甲醇来源区域,其中伊朗是甲醇生产大国,近年来随着伊朗甲醇新装置的不断投产,以及欧美国家对伊朗的制裁,伊朗的甲醇50%左右发往中国,在我国甲醇进口量的占比份额逐年提升。2019年之前自伊朗月均进口量在20万—25万吨,而2019年伊朗进口量增加至35万—40万吨/月,部分时段增加至45万吨/月,目前伊朗货源占中国总进口货源的30%左右。伊朗甲醇装置降负、停车,将导致1-3月份国内甲醇进口量明显下降。


    20200115000276_0.jpg

    另外,中东局势动荡势也会影响我国甲醇的进口量。自1月3日美国在伊拉克定点清除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负责人苏莱曼尼以来,美伊矛盾骤然激化,虽然后续美伊均表示无意参与战争,事件暂缓和,但中东局势整体仍动荡不安,地缘政治风险较大。


    反观过去几年,美国对于伊朗制裁声音一直不绝于耳,但出口到中国和印度的总量基本不受影响。近2年自伊朗进口甲醇数量不减反增,伊朗船货一直源源不断的流入,伊朗甲醇付款结算、船运尚算正常。伊朗的甲醇从霍尔木兹海峡运出,若因军事冲突封锁霍尔木兹海峡,将会对全球甲醇的供应造成巨大影响。因此,在不发生战争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前提下,伊朗的甲醇出口仍然有望继续。但一旦中东局势进一步恶化,伊朗甲醇出口受阻,那么中国的甲醇进口量将受到明显的影响。


    就进口量来看,12月以来国际装置的停车检修减少了甲醇供应。同时中国至东南亚套利空间打开,部分厂家选择从中国转口甲醇至东南亚套利。加上中国春节因素影响,处于历史同期进口量低点,预计1月中国甲醇进口量仍有再次降至85-90万吨附近可能,相比去年12月会减少10万吨左右。而受美伊冲突影响,低价伊朗货逐步减少,且2020年外盘长约伊朗货源以卖方市场为主,成交价格相对较高,或对后续甲醇价格产生直接的底部抬升作用。


    港口或延续去库存态势


    受华东货源回流影响,去年四季度以来国内港口甲醇库存持续下降。特别是12月下旬以来,由于海外甲醇装置停车检修相对集中,而沿海地区封航、卸货速度缓慢,加上沿海烯烃工厂高开工水平,甲醇的港口库存明显下降。另外,东南亚近期受到货源供应紧俏,和中国套利空间打开,故部分越南、印尼等地买方多意向从中国沿海等地区域转口货物,也进一步造成港口甲醇库存下降。卓创数据显示,截至1月9日当周,江苏地区甲醇港口库存46.5万吨,较2019年10月最高点的90.4万吨下降了43.9万吨,其中可流通货源11万吨,较去年同期低,港口地区甲醇供需明显偏紧。据卓创统计,从1月10日至1月26日中国甲醇进口船货到港量在53万吨附近,较前期明显减少。而近期美伊冲突和伊朗限气,加剧甲醇港口供需偏紧的局面,预计港口库存将继续去化。


    20200115000276_1.jpg

    近期国内甲醇开工维持高位,且西南西北气头装置有复产预期,内地供应相对充足,而港口现货相对走强,目前沿海对西南地区价差已回到套利窗口打开水平,对西北地区价差也较前期有扩大,这会对后期港口价格继续上涨造成压制。若套利窗口持续打开,内地货源流向港口,或将能够一定程度上缓解港口供需偏紧的局面。但短期来看,春运、运力不够等因素,使得内地货源尚没有办法到港口来进行套利,因而短期港口或延续去库存态势。


    下游陷入亏损将影响甲醇需求


    2019年以来,由于利润较好,甲醇制烯烃开工率长期维持在85%以上的高开工水平。近期来看,烯烃开工暂时稳定,但甲醇制烯烃因甲醇价格的走高及聚烯烃价格的弱势而再度陷入亏损,如果甲醇制烯烃企业长期亏损,势必会引发大面积长期检修,造成需求下滑。据悉,2—3月有5套MTO装置检修,涉及月度甲醇需求55万吨。其中,浙江地区两套主要甲醇制烯烃装置检修损失量大于部分新增或复产装置带来的新增需求量,这将导致甲醇需求大幅度减少。


    新装置方面,去年11月底鲁西化工MTO装置试车成功,但该装置短停后重启不顺利,至今仍维持低负荷运行。今年仍有2-5套MTO装置计划投产,涉及产能80-230万吨左右,其中高确定性项目有1-2套,届时我国甲醇制烯烃有效总产能有望达到1600万吨左右。不过,这部分新装置投产计划较少且均在下半年,短期对甲醇需求增量有限,后市关注鲁西30万吨/年MTO装置春节后恢复情况。


    传统需求方面,1月份正值春节假期,甲醛和MTBE等传统需求逐步进入季节性降负期,开工率开始下降。目前来看,甲醛和醋酸近期已经步入亏损的局面,且亏损程度随甲醇价格走高而持续扩大。其中甲醛已近3个月持续亏损,开工率也降到20%以下的四年来最低水平。时值春节,下游需求厂家大多停产,由于今年春节较早,春节后的下游恢复将会慢于往年,或在农历正月下旬甚至农历二月份开始才有恢复可能。在河南地区的化工企业中,受环保政策影响,多家甲醛、二甲醚企业已停工,上游甲醇企业虽也有降负,但总体对下游的影响更大。


    整体来看,一季度宁夏宝丰等部分大型甲醇装置计划投产,且西南多数气头装置在1月中旬开始陆续恢复,国内供应将逐步增加。国际方面,前期马油、卡塔尔、新西兰和沙特等检修装置仍未恢复,国际甲醇整体供应量相对偏紧,伊朗限气导致的装置停产加剧了供应的紧张。由于每年12至2月是伊朗平均气温最低的时候,因此2月中下旬至3月恢复天然气正常供应的可能性比较大,这将导致未来两个月国内甲醇进口出现明显的缩量。不过,春节后,随着内地运输逐步恢复,内地与港口联动性逐步增强,港口受外盘波动影响逐步减弱。加上受制于MTO装置的检修计划,以及由于下游利润在迅速下降,不论是MTO还是传统下游,均不支持甲醇价格持续上涨。后市来看,进口缩量预期下,甲醇期价仍有望延续反弹,但空间或较为有限。同时需重点关注中东地缘政治局势和伊朗装置情况。


    作者简介:林静宜,2008年开始从事期货行业,致力于商品期货基本面与趋势研究,对期货技术分析有独到见解。现任瑞达期货高级研究员,在期货日报等主流财经媒体发表过数十篇专业分析文章。2015年被证券时报、期货日报评为"最佳工业品期货分析师"。

    热帖

    全部评论/0 条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内容
    加入收藏 我要分享
    分享到论坛或者博客

    复制
    热门指标策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