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指:“春季躁动”进行时 技术性修整后继续上涨 [复制链接]

    autojiaoyi.com 发表于 2020-01-03 ・984 次阅读 文华研究报告 查看全部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一、定调当前大势:GDP破整时期的股指表现规律


    从宏观角度来看,当前大背景就在于经济进一步下行寻找下方新支撑和新平台点,增速何时“破6”成为市场核心关注焦点。不过,事实上中国经济经过三四十年的高速增长后,平均增速从8%-10%的高速增长平台换挡到5%-6%的中速增长期过程,本身是符合经济发展客观规律的。我们再此不做详细赘述,但是分析增速换挡期的股指表现,例如在2012年、2015年,中国实际GDP增速均向下跌破了整数关口。在“破整”前后,股指的表现均出现了相似的规律性走势。


    20200103000211_0.jpg

    即在经济下探破整时期,包括过去“破8”、“破7”时,股市均出现了探低走势。我们回顾了三次经济破整或破整担忧较大时期的指数表现:


    1)2018年二季度开始,经济下破持续两年多的震荡平台,下行向“6%”迈进:沪指2018年单边走弱。


    2:2012年6月经济“破8”:沪指从2011年开始单边下行。


    3)2015年经济下行“破7”之前:2013年至2014年上半年沪指震荡探底。


    20200103000211_1.jpg
    20200103000211_2.jpg

    回顾过去几次经济破整时期股市走势变化,可以总结出以下几点规律:


    1)经济的走弱将带动股市回落。


    2)股市会提前反映经济走弱的趋势。当经济增速真正跌破整数关口之前,股市已大幅调整。体现出股市反映预期的规律。


    3)当经济增速真正跌破整数关口之际,股指已提前消化调整,并处于底部震荡区间。而当经济破整数关口后,若未来经济下行幅度变缓,进入到新的震荡平台(例如2015年开始经济在6.5%-7.5%平台持续横盘三年),指数有望转牛。


    综合来看,经济“破6”在2020年或成现实,股指于2018年开始下跌反映这一预期。到了2019年年末,基于目前内外部环境及宏观经济表现看,对未来GDP增速预期来看,并不存在继续大幅下行风险,故股指与2015年“破7”前筑底状态类似。


    二、增速换挡期的“春季躁动”:驱动及扼杀因素


    进一步地,我们发现,在过去经济“破8”、“破7”增速换挡时期,甚至包括2019年,由于逆周期政策以及利空阶段性缓和等因素驱动,导致在增速换挡期,指数易出现“春季躁动”行情。


    20200103000211_3.jpg
    20200103000211_4.jpg

    回顾2012、2013年、2019年春季躁动行情出现的原因:一是政策面显著宽松。例如2011年底至2012年初,央行采取降准等货币宽松动作。在2018年四季度开始,国家政策稳增长力度显著加大;二是资本市场层面都出现了利多消息,例如2011年底证监会换帅,随后推出资本市场的维稳政策,养老金入市、QFII入场等新闻见诸报端。2019年2月政治局学习时表示金融是国家竞争力的组成部分,对资本市场的定调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三是外部环境转好,例如2012年欧债危机一度缓和,2019年年初中美贸易摩擦也进入到缓和期。


    再来看当前的环境,与2011年、2012年、2019年发动“春季躁动”行情时的基本面类似。首先从政策面看,整体基调延续宽松。在12月23日,李克强总理在成都考察时曾表示国家将进一步研究采取降准和定向降准等措施降低实际利率和综合成本。元月1日央行再次宣布降准。其次,就资本市场政策方面来看,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了新修订的《证券法》。市场上广泛流传着历次证券法的修订均带来一波牛市。最后,外部环境方面,中美贸易摩擦再度进入缓和期。特朗普表示将于1月15日签署中美第一阶段协议。随后还将赴北京开始第二阶段谈判。目前来看,当前政策面延续宽松,外部环境依旧向好的情况下,当前多头格局将延续。


    那么,2012年、2013年、2019年“春季躁动”的结束是什么因素引起的?总结而言,均是政策面从宽松转为中性甚至有所收紧,以及外部环境变化,或是经济的再度下行所导致。2012年一方面是政策转向,另一方面是欧债危机反复,美国财政悬崖爆发。2013年,国常会确定五项加强房地产市场调控的政策措施,为连涨8月房价降温。2013年2月26日,下发 “新国五条的细则”。可见房地产调控趋严直接导致了2013年“春季躁动”行情的结束。


    而视角放到2019年年初的这轮春季躁动行情看,导致春季躁动结束的直接原因是2019年4月19日的政治局会议,再度重提“房住不炒”,“结构性去杠杆”等词,导致市场对政策宽松预期急速降温。而五一劳动节假期间特朗普发推,更是导致节后股指出现一轮显著调整。


    三、此轮“春季躁动”行情后续演绎可能


    从上文对过去几轮“春季躁动”行情回顾来看,此次行情也须关注政策面、外部事件走向。就政策面而言,可分两个角度观察。第一是经济层面的托底政策。近期虽然高层持续释放了托底的信号。但我们认为基于“杠杆”因素的视角,政策面十分注意防止在稳增长过程中进一步推高杠杆,催生新的风险或制造下一轮泡沫。因此一旦经济企稳的信号越来越强,政策面的宽松力度将会缩窄,甚至不排除收紧。第二是资本市场方面的政策。所谓“风险是涨出来的”。若股市的赚钱效应激发,指数进一步向“快牛”演化,此时不排除将遭遇到政策层的主动为股市降温的动作。而一旦政策面出现无论是经济还是资本市场转向的政策,对股指的春季躁动行情均是致命的。


    其次最可能导致春季躁动行情结束的因素在于外部事件走向。目前来看,2020年1月15日双方签署协议将是板上钉钉的事件。而特朗普也表示第二阶段谈判随之启动,并将赶赴北京亲自展开谈判。因此预计特朗普的北京之行前,双方将维持较好的关系。预计再此之前,贸易摩擦不存在再度恶化的可能性。但是,美国总统大选将在11月3日才举行,在此之前,特朗普将运用何种手段以实现他最大化获取选票的目的,仍不得而知。毕竟,特朗普上台很大程度上就是依靠煽动民粹实现的。我们认为,不排除特朗普重操旧业,在美股以及美国经济表现良好之际再度煽动民粹,调动保守选民的民粹情绪,赢得大选。此外,在第一阶段协议中中方的采购也将是特朗普看重的因素。若中方的采购量无法让特朗普“满意”,特朗普再度翻脸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从时间节点来看,此次“春季躁动”从12月开始,时间较2019年偏早,后期若指数反弹至3300附近,或进入到两会前后,政策面的变化可能逐步出现,“春季躁动”行情的或将进入尾声阶段。


    四、结论:“春季躁动”在途,“只争朝夕”!


    结合经济增速换挡期股指运行大势,以及对比回顾过去几轮“春季躁动”行情的发展脉络。我们认为当前在外部环境缓和,国内政策面托底延续的情况下,期指的“春季躁动”仍在途。但基于未来政策面的可能变化,以及未来外部事件仍可能重新发生新的变动等因素,我们认为类似2015年趋势性牛市的可能性不大。预计此轮“春季躁动”将重复过去规律,在两会前后变盘的因素将增多。故对于投资者而言,“春季躁动” 行情“只争朝夕”。近期继续以逢低做多思路为主。在交易方面,需要注意的是在趋势性偏多格局下,如何做好资金管理来应对常常出现的“冲高回落”、“技术性调整”等小级别“逆大势”行情。


    作者简介:毛磊,国泰君安期货金融衍生品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主要从事宏观研究及股指期货大势研判。擅长从国内外宏观基本面入手来寻找投资方向,通过分析影响期指的价值内及价值外因素,判断未来走势。2013年曾在新财富策略第一名团队——国泰君安证券乔永远团队共事。在《经济日报》、《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每日经济新闻》、第一财经、新华社中国金融台等主流电视、平面媒体上发表文章或接受采访多次;并长期担任《期货日报》、文华财经期指专栏固定作者,累计发文超过35万字。连续四届获得中国最佳期货分析师之最佳金融期货分析师称号,获得2019年中国最佳期货分析师之最佳宏观策略分析师称号。

    热帖

    全部评论/0 条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新内容
    加入收藏 我要分享
    分享到论坛或者博客

    复制
    热门指标策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